且听风吟

嘤嘤嘤

【信邦】良良心里苦

DUST:

ooc,ooc,ooc。


写给影砸的傻白甜信邦。


让喜欢的英雄都露了个脸。



>>>


01


我是张良,字子房,有着操纵语言的言灵之力。


我今天只是随口一说,主公您的1技能有点像仓鼠球真不是吹的啊。


主公就在我的面前嘭地变成了一只仓鼠。


仓鼠。


会跑会跳吱吱叫的那种。


而且这个阳光下微微发紫的毛色和背线,怎么看都是我睚眦必报的主公没跑了。


我张良,张子房,在来到王者峡谷这么长时间后第一次面对如此严峻的事态。


我抱着言灵之书翻了很久,大致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是如此认为的人太多了,再加上我的认可,才把主公真的变成了仓鼠。那么想要再变回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想清楚原委的我迎上主公深邃而期冀的目光,抓起主公扭头就跑。


02


韩信,韩重言,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啊。


他这种信念坚定的人的认可再加上我的言灵之力,应该足够把主公变回来了。


我直奔野区冲向那个正在疯狂屠戮野怪的红色身影,急冲冲地喊他好几声,生怕耽搁时间。


他回头看见是我,长枪一挑,落在了我身边。


我不由分说把仓鼠(主公)放在他掌心,“这是主公。”


韩信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


我:“是真的。”


韩信的表情又好像是突然悟了什么。


我:“是这样的……”


韩信打断我,“子房,主公若是不让你养(仓鼠),我帮你养也无妨,无需隐瞒。”


我:“不是呀我……”


韩信头一偏,把仓鼠(主公)随随便便一揣,端着枪就冲向了另一片野区。


我:“……”


韩重言,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啊。


03


我是韩信。


我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子房想养仓鼠了。


仓鼠的毛软软的,肚子也软软的。吃东西的时候,咳,很可爱。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啃笼子,我以为是不喜欢被关起来,就把它随身带着,也方便遛,它又转而来咬我了。


我就把它掀过来看了一下,果然是个男孩子啊。


就是不知道主公为什么不让养。


04


狄仁杰:“汉朝那三个最近搞什么鬼。”


李元芳:“报告狄大人!韩信开始学刘备戴斗笠了!还塞了一只仓鼠!不知道是什么新的套路!”


狄仁杰:“而且很久没见到刘邦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密谋什么。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可能是终于入了我们仓鼠教。”


狄仁杰:“?????????”


李白:“嗝。”


05


我是张良,字子房,我最近很开心。


重言的反常表现让大家都以为我们有什么新的套路,见到我们扭头就跑,我的墙终于不被关羽当障碍赛马玩了,可喜可贺。


不过,重言最近越来越像铲屎官了,他已经到了能爽朗地笑着跟我说仓鼠(主公)又胖了半两/又啃坏他一件衣裳/又把木屑撒了满地的程度。听得我汗毛倒竖,越发不敢告诉他真相。


我想过各种办法,比如拿另一只纯白可爱乖巧伶俐老实巴交的仓鼠旁敲侧击他。


我:“重言,你看这只,可爱吗?”


韩信:“可爱。”


我:“和那只比呢?”


韩信摇摇头:“不及万分之一。”


我:“……”


还有一次,我拎着娇小密探的衣领。


我:“重言,你觉得这种可爱吗?”


韩信:“……是很可爱。不过那只变成人的话,应该会更可爱。”


我:“……”


重言,你对flag的力量一无所知。


次数过三我也就放弃了,并非我不关心我大汉和主公,只是我的言灵之力不可能维系这种情况很久,毕竟是将一个活人变成了仓鼠,过段日子自然会变回去的。


再说,他俩这样,多有意思。


06


韩信最近连王者峡谷都少去了,每天在家撸仓鼠,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信了。


同住枪兵宿舍的赵云:“我每天听他跟仓鼠絮絮叨叨卿卿我我,我真的很崩溃。”


狄仁杰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他都说些什么?”


赵云想了想,“为父不求你兴国安邦,只求你长大以后还能这么可爱,报答为父的养育之恩。”


狄仁杰还在思考这是哪门子催化魔种的咒语,在可爱上被比下去的密探就不依不饶地发难了,“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那只仓鼠啊?”


赵云诚实地回答,“我怎么知道。”


07


韩信是真的喜欢这只仓鼠。


大概因为自己和这仓鼠之间的小打小闹,无非也就是它咬咬自己的指尖,不痛不痒的。不像他和他的主公,主公阴笑着说滚,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大概因为仓鼠留给自己的都是柔软的毛和肚皮,不像他的主公,眼神像剑光,嘴角却还上扬,心如一身甲胄一样冷硬。


还有,仓鼠很弱小,无法离开他,世界里只有他。被驯化成家养动物的仓鼠只剩下了观赏性,离开自己就不行,这是多么柔弱可爱的依赖呢。不像他的主公,主公有剑,有戎装,有野心和一众的臣子,心里装的是山川湖海,江山社稷。


韩信用手指戳了仓鼠一下,动作轻佻眼神却浓沉,似有若无地叹息了一声。


08


韩信在睡意朦胧时就感觉有什么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贴上了自己面颊。


他只当是仓鼠,没怎么在意,等彻底醒来,就看见自家的主公侧卧着,拄着头笑吟吟地望向自己,手上还不得闲,扒着瓜子往嘴里送。


韩信手脚发凉,他认出那龙骨香瓜子是自己给仓鼠准备的。


刘邦仍是笑吟吟的,“为父,嗯?”


韩信一身热汗已经尽数化为冷汗。他注意到他的主公是全身赤裸的。


刘邦把瓜子一甩,“养育之恩,嗯?”


韩信闭紧了双眼等待接下来的狂风骤雨,却等来了一片温热的唇。


他的主公用极度危险的眼神盯着他,“你不是等仓鼠报恩?这是什么反应?”


韩信一愣,旋即笑了出来,俯身回赠一个吻。


“主公,您刚才这个恩,报得没什么经验啊,还有瓜子味。”


09


这下王者峡谷的众人都知道汉代这三人准备已久的套路是什么了,原来就是韩信和刘邦联合起来虐狗。


有人反野刘邦就传送韩信;有人抓刘邦韩信就跳出来反杀。


只剩下张良一个人,墙仍然被拿来障碍赛马。


良良心里苦,但良良不说。


10


狄仁杰:“说起来,韩信的仓鼠去哪儿了?”


李元芳:“报告狄大人,不知道。”


狄仁杰:“看来还是不能轻视啊,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没差啦,以前跟仓鼠虐狗现在跟刘邦虐狗。”


狄仁杰:“……”


李白:“嗝。”


End.





以及补充!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热度和评论真的非常感谢大家!这是我第一次产粮大家喜欢我真的非常开心!


评论里那个芥子就是我啦我不知道怎么用子博回复真的抱歉qnq是不是把大家吓坏啦x


信邦的大家太热情啦!真的非常感谢!╰(*´︶`*)╯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上信邦!大家一起产粮呀!

评论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