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

嘤嘤嘤

《上铺下铺》吕云

云山乱:

《上铺下铺》




吕布失恋了,也不能说是失恋,应该是暗恋失败。他今天好不容易跟系花貂蝉表白,却被一通花球砸了回来。平常的话貂蝉也就是笑着说谢谢,但她表白赵云刚被拒绝,恰好碰上吕布这个倒霉的撞枪口,眼泪没收住,边扔花球边抽泣:“你喜欢有什么用,子龙他又不喜欢。”


吕布一听火就上来了,他跟赵云不对头不是一天两天了,刚开学那阵赵云跟他争上铺,学期中跟他争班长,现在又跟他争女人。吕布给貂蝉拿了包纸,怒气冲冲的回到宿舍找赵云算账。


赵云正坐在上铺沿上打游戏,见吕布回来还打了声招呼。吕布没领情,一把将赵云给拽了下来,挥手就是一拳打在赵云脸上。赵云先是一愣,随即一转身与吕布拉开距离,并没有还手。


“吕布,你打我是因为貂蝉吧?”


“是。”吕布没好气道。


“我可以不还手,但你因为个女人打我,”赵云见他冷静了不少便慢慢走过去,扯着他领子,“那以后你别想有好日子过。”




吕布攥紧的拳松了又松,平缓了缓情绪后一想,赵云他也没做错什么,说到底还是自己技不如人脾气还小,不分青红皂白把人打了,赵云不还手给他台阶下。吕布终是没再打,认命般往床上一摔,呆呆的看着上铺的床板。赵云揉了揉胳膊,利索地爬到梯子上,踩着栏杆在床上翻找着什么。吕布一眼瞥过去出来他露出的一截腰以外什么也看不到,刚想让他安静一会,他就从梯子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两个墨绿色圆筒罐子,顺手扔给了自己一个。吕布捞过来一看,是罐装啤酒,他打趣道:“辅导员眼里的好学生还违规带酒到宿舍?”


赵云嗤了一声拉开易拉环,喝了口啤酒道:“所以说你傻,跟你打我都嫌浪费时间。”


吕布没还口,灌了快半瓶后小小地打了个嗝,低声说:“对不起。”


“哦?你指什么?”赵云五指捏着罐口,漫不经心地晃动着啤酒,“是你抢上铺打我,还是抢班长打我?”


吕布不说话了,他确实打过赵云几次,而赵云除了第一次还过手以外都没打他,仔细想想赵云人还是……挺好的。


赵云把啤酒喝完捏瘪了,空罐子在空中画了个弧进了垃圾桶,他踢了踢吕布的脚问:“来不来排位?”


“什么?”


“我刚才打排位马上就赢了,让你打断了,你不补偿我?”赵云拿着手机在他眼前晃晃,“记着点我id。”


“嗯。”吕布自知理亏就没推辞,快速的开了游戏组好队。


“我刺客,你玩什么?”


“坦克。”


“倒是符合你的性格。”赵云轻笑,“不换三七二十一就冲。”




进入游戏后吕布走了中路,赵云跟他一起走,躲在了草丛里,等到对面的人被吕布打到残血往回跑时,赵云突然杀出收了人头。红色的坦克身边总是绕着蓝影,一个不漏地抹杀残血,带着坦克一路直冲水晶。游戏很快就赢了下来,吕布抬头看了看活动手指的赵云,诧异的说:“想不到默契这么高啊。”


“那是你以前满脑子都是貂蝉,根本不在意其他事。时间长了你就知道哥哥的好了。”


“别废话,再来一局。”


第二场结束时,在敌方水晶炸开的那一刻,吕布听到他说:“貂蝉不适合你。”


胜利的图标散出的黄光打在赵云脸上,他脸色很平静,像是随口一说轻描淡写,极轻的声音随着光线一闪即逝。


“不打了,睡觉吧。”赵云脱了鞋爬到上铺,“晚安。”


吕布沉默良久才开口:“你脸……还疼么?”


“疼,给你来一下试试啊。”赵云翻了个身,把受伤的那边脸朝上,不敢压着睡觉。


寝室内又恢复了之前的沉寂。




“其实我好像,没那么喜欢她。”不知道赵云睡没睡着,过了快十分钟吕布才说出这句话,他也不知道是说给赵云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两周后的某天,凌晨五点多吕布就醒了,被赵云的闹钟吵醒的。


昨晚赵云忘了带手机上去,于是五点整手机就开始在吕布的床上震个不停。吕布十分不爽地按掉了闹钟,叫了赵云几声,对方用一串梦话回应。什么“再来一碗面不加香菜”、“这题用斜截式解”、 “吕布这个傻大个儿”之类的,吕布听到最后一句时实在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上铺的床板,用力大到他都能感觉上铺的人被弹起来又摔回床上。果然,赵云骂了一声,直接拉着栏杆从上铺翻到下铺,扯过枕头骑在吕布身上狂甩乱打,吕布也不还手,任凭他打完趴在自己铺上又睡死过去。吕布捂住了赵云的口鼻把他闷醒,看着他一脸委屈没睡醒的样子止不住的笑:“起床了,你定完闹钟自己不起把我给弄醒了,再不起给你扔走廊了啊。”


“起起!再给我……五分钟。”


“一,二……”


“我起。”




等两人洗漱完毕后吕布问他:“你定这么早的闹钟干什么?”


“给你拍挫照啊,”赵云蹲下系鞋带,“那么嚣张我还不报复报复。”


“说实话。”


“带你去山上骑车,疗伤。”


刚说完赵云就乐了,乐得蹲不住直接坐地上了,吕布也跟着乐,边笑骂他边穿衣服。他们的舍友项羽和高渐离一个要毕业了搬出去住,一个整天没日没夜赖在音乐教室蹭乐器,所以他俩直接把门给锁了。晨练完回寝室的李元芳看到曾经水火不容的二人有说有笑的锁门下楼,吓得瓜子都掉了,连拍带凿的把门打开就抱狄仁杰大腿:“狄大人,要完。”


“你说谁要完?”狄仁杰刚被他吵醒,正顶着一头散落的黑发沉着脸。


“不是你不是你,是吕布和赵云!三国要完啊!”


“闭嘴。”狄仁杰捏了捏他耳朵,提着后衣领子就把李元芳弄到床上,当抱枕裹怀里继续睡了。






吕布和赵云但了森林公园,租了辆双人脚踏车,吕布坐在前面赵云坐在后面。上坡时很费力,下坡时极快,吕布忍不住问他:“赵子龙你蹬了么?”


翘着腿看风景的赵云连忙把脚放下,象征性地踩了几圈,故作平静道:“蹬了啊。”


吕布回头看他脸不红气不喘,自然明白他根本就没跟着骑。他猛地一用力,赵云就毫无防备地撞在他背上,揉着鼻子直抽气。


“好好骑,不然有你受的。”


“行,吕奉先你给我等着。”


“慢点,前面拐弯你不知道啊。”


“你挡着看不到。”


“那你上前面来。”


“不去,”赵云一撇嘴,“我可带不动你。”




吕布认为赵云说得很对,这两周他留意了下,越细心观察越会发现他是个极有趣的人,有时候甚至还挺孩子气的。无论是起床气还是刚才偷懒,或者排位赢了激动的伸出半个身子跟自己击掌,都让吕布移不开视线。


他们骑到了山顶也快到了中午,还了车子坐缆车下山。山雾还没消散,处在空中像是飘在云端。吕布偏过头对赵云说:“嘿哥们儿,你要下凡了。”


“身穿金甲,脚踏七彩祥云?”


“不,是穿着背心牛仔裤,还扔了罐啤酒。”他摸索到赵云的手,放到掌心里紧握着,“喜酒都喝了,还想跑哪儿去。”


“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当时就不该心软管你。”


“晚了。”吕布从兜里掏出了个易拉环套到赵云手指上,“这是我那瓶上的。”


赵云哭笑不得:“酸不酸啊你。”


“其实那天你听到了吧,我说我好像没那么喜欢她。”


“脸疼睡不着,我也很不想听。”


“现在我服气了,貂蝉喜欢你确实是有眼光。”


“那是自然。”


“所以你的回复是什么。”吕布凑过去拽他衣服把他拉过来,“我挺喜欢你的。”


“戒指都戴了,我还能毁约不成。”赵云下巴搭在他肩上轻笑,“做好这辈子栽我手上的打算吧。”


“乐意至极。”






<end.>






我喜太太点的舍友文oqo @我喜 


啊我大概有三天不想写任何东西了文力都被榨没了


再写要么是为我心忧的最后一章开车,要么就是上次说的邦信良现代中长篇,要么就是吕云黑道短篇


我流定义的短篇就像这篇这么多,中篇就是为我心忧的长度,长篇我估计就要十多章将近二十章


不吃也没关系我尽量带到你们吃(不


我觉得写文没出路了太咸鱼自己都不好意思看




want to die(躺

评论(1)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