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

嘤嘤嘤

【整理】《阴阳师》系列有爱片段(梦枕貘著,茂吕美耶译)

ゆめな:

已更至苍猴卷。


他们互相爱恋,却相互不知——看平成第一同人男梦枕貘老师如何花样虐狗。依据台版出版情况不定时更新。


谁有台版《三角铁环》愿意出的请联系我谢谢!套装独缺此卷,么么哒!






「所以我说,晴明,拜托你以后别再那样开我玩笑了。我有时会搞不清楚你到底是说笑、还是说真的,而且时常信以为真。我喜欢你这个人,就算你真是妖物我也喜欢,所以不想对你拔刀相向。但如果像刚才那样突然吓唬我,我会不知所措,就会忍不住伸手去握刀……」


「这样啊……」


「所以晴明,即使你真是妖物,如果在我面前想现出原形时,希望你最好慢慢来,不要突然吓到我。慢慢来的话,我就可以接受了。」博雅期期艾艾地说明,口吻极为认真。


「我知道了,博雅,刚刚实在很抱歉……」晴明回应。


一时,两人都默默无言。车轮辗过土石的声音,轻轻响在四周。

冷不防,噤口不语的博雅在黑暗中又开口了:「晴明,你听好——」声音纯朴耿直,「假使晴明真是妖物,我博雅也还是你的朋友。」



博雅的音调虽低沉,却口齿清晰。



「你真是好汉子,博雅……」晴明喃喃低道。






《阴阳师》










「看到好的东西就说好,看到美丽的东西就说美丽,坦率地表露出内心感情比较……」


说到此,博雅闭住嘴。


「表露出来比较怎样?」

「比较不累……」博雅嘀咕了一句。

晴明笑出声来。
「笑什么?」
「你是在担心我?」
「唔,嗯……」


「你叫我要坦率表露内心的感情,所以我笑了,结果你又问我笑什么,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博雅啊……」
当然两人不是在吵架,也不是争辩。
只是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调侃而已。



《阴阳师•飞天卷》








 








 








「喂,我说晴明啊,男人到女人住处幽会,哪有带男人去当观众的道理?你要去的话,一个人去吧。」
「等等,博雅,不是那回事。」
「那又是怎么回事?」
「我今晚到女人住处,是为了工作。」
「工作?」
「博雅,反正离出门还有段时间,你听我说吧。等你听完我说的,再决定去不去也不迟。」
「听听是可以……」
「怎么了?」
「一听你说要去女人住处,还暗想:原来你也有同普通人一样的地方,原来安倍晴明也会到女人住处通情呀。」
「结果不是,所以你失望了?」
「不,也不是失望。」
「那……是庆幸喽?」
「你不要问我这种问题。」博雅看似发怒地紧闭双唇,移开视线。
晴明抿嘴微微一笑,说:「先听我说,博雅。」语毕,再度举杯送到唇边。

《阴阳师•付丧神卷》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晴明。」博雅脸上浮出安心神色,「人活在这世上,虽然有很多迫不得已、不得不做的事,可是如果你做得出那种下咒杀人的事……」
「做得出的话,又会怎样?」
「那,会……」
「会怎样?」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总之,我可能会不想活在这世上了。」
「是吗?」
「我啊,晴明,因为有你在,我才会觉得这世上不是那么恶劣。」
「……」
「不管你再如何冷淡看待这世间,也不管有时我会觉得无法理解你,不过说真的,我真的懂得你真正的地方。」
「懂得什么?」
「懂得你其实觉得自己很孤独。晴明,你老实说出来吧,你其实很寂寞吧?你其实觉得这世上只有你孤单一人吧?我有时总觉得你看起来很令人心疼。」
「没那回事。」
「真的?」
「你不是在我身边吗?博雅。」晴明低语道。
博雅没料到晴明会说出这种话,一时答不上来,只骂了一声「无聊」,满脸怒色地再度跨开脚步。
晴明脸上浮出微笑,跟在博雅身后。

《阴阳师•付丧神卷》



月光与笛声融合在秋色庭院中,令人一时辨别不出孰是月光,孰是笛声。
连坐在窄廊上的博雅的气息——甚至肉体,都仿佛要融化于天地之间。
「喔……」保宪发出赞叹声,「这就是博雅大人的笛声呀……」声音似在呢喃。
晴明不出声,只倾耳静听,听那穿过自己肉体、融化于天地之间的笛声。
博雅无止境地持续吹着笛子。

《阴阳师•龙笛卷》



「琉璃这东西,在月光下看来,好像是个拘捕月光的牢笼……」博雅举起酒杯说。
博雅双颊已微微泛起红晕。
两人闲情逸致地喝酒,也闲情逸致地微醉了。
晴明支起单膝,聆听称心惬意的音乐般,倾耳静听博雅的声音。

《阴阳师•龙笛卷》



博雅接过身边女子代为斟酒的酒杯,直视晴明:「晴明啊,能同你相知相识,我内心真的很高兴。」
博雅一口气干下杯中酒。双颊已微微染上红晕。
晴明避开博雅的视线,呼唤身边女子:「蜜夜……博雅的酒杯空了。」
名为蜜夜的女子以眼神回应,再度为博雅斟酒。
「晴明,你又临阵脱逃了。」博雅说。
「临阵脱逃?」
「因为你先问我怎么了,我才正经回答你,可是,你现在却想转移话题。」
「我不是临阵脱逃。」晴明苦笑。
「看吧,你就是这样。」
「我又怎么了?」
「你刚刚笑了。」
「笑等于临阵脱逃吗?」
「不是吗?」
「你看,你又用那种眼神看我了。」
「眼神?」
「博雅,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这样直视别人。」
「这样看你,你会感到为难?」
「会为难。」晴明老实回答。
「你总算招认了。」
「嗯,招认了。」
「晴明,难得看你这么坦白。」
「因为我不如你。」
「不如我什么?」
「我能够施行法术操纵鬼神,但是,你光是『存在』,便能操纵鬼神。」
「我?操纵鬼神?」
「正是。博雅,你能够操纵鬼神。」
「我什么时候能够操纵鬼神了?」
「就是这样。」
「怎样?」
「博雅,正因为你浑然不知自己的力量,才能操纵鬼神。」
「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也无所谓。」

《阴阳师•龙笛卷》



「喂,博雅,太好了,看来大家不会吃掉你。」
晴明如同局外人般对博雅说。
「晴、晴明?」
博雅不知如何是好,望着晴明。
「晴明啊,我虽然想不出什么妙计可以救你,倒是已有在此与你同生共死的心理准备。我根本不打算自己保命……」
「你真是好汉子,博雅……」

《阴阳师•晴明取瘤》



「真是安详的一天。」喃喃说着这话的,是源博雅。
博雅坐在窄廊,视线投向庭院。
此处是安倍晴明宅邸——
晴明支着腿坐在博雅面前。背倚柱子,双眼半睁半阖,眯着眼、痴然如醉地倾听博雅的声音。

《阴阳师•太极卷》



看样子,即使是自博雅双唇中断断续续流泻出的声音与话语,听在晴明耳里,也像大自然乐音一样。
中午前,博雅就到晴明宅邸。
「今天是个秋高气爽的大好日子……」博雅望着晴明说,「结果突然很想来看你。」语毕,腼腆微笑。
之后,两人无所事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坐在同样的窄廊上,一整天都眺望着秋日庭院。
偶尔,将近半个时辰,彼此默默无语。
长时间的沉默,对晴明与博雅来说,丝毫不感觉痛苦。
博雅在自己的酒杯斟满了酒,也在晴明的酒杯斟满了酒。
两人悠闲自在地喝酒。
蜜虫、蜜夜均不在身边。
只有他们单独二人。

《阴阳师•太极卷》



「这种道理,一般和尚或阴阳师也不见得能理解。你却轻而易举地说出关于天地的道理。」
「是吗?」
「是的。而且你不觉得自己说出大道理,还在那边感叹雪有多不可思议。这样的你,我觉得比雪更不可思议。」
「是吗?」
「我就是欣赏你这种地方。」晴明红唇浮出微笑。
「晴明,别嘲弄我。」
「我没嘲弄你。」
「真的?」
「我只是想说,你是个好汉子。」
「果然在嘲弄我。」
「没那回事。」
「有那回事。你每次说我是『好汉子』时,大抵都在嘲弄我。」
「博雅,你嘴巴噘起来了。」
「哪有?」博雅伸手按住嘴唇。
「你真是个好汉子,博雅。」晴明微笑着。
博雅放下手,这回真的噘起嘴说:「别再嘲弄我了。」

《阴阳师•太极卷》



「我无法拯救逐渐化为鬼的你。」
「也无法拯救德子姬?」
「嗯。」晴明点头,「可是,博雅啊。我只能向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假如你真成为鬼了,我这个晴明也会袒护你。」
「袒护我?」
「嗯,袒护你。」晴明说。
博雅抱着琵琶,再度沉默下来。
嘎吱。
嘎吱。
只听见牛车声响。
博雅双眼掉落一串泪。
「真是的……」
博雅嗫嚅着。
「你不要突然说这种话。」
「是你逼我说的,博雅。」
「我?」
晴明点头表示「正是你」,再望向博雅。
「你今天见到芦屋道满大人了吧?」
「嗯。」
「正如道满大人所说的。」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跟道满大人一样。」
「怎么可能?」
「不,确实如此。」
「……」
「假若我跟道满大人有不同之处,那就是,博雅啊,我身边有你……」晴明说。
「晴明啊。」博雅望着晴明,「我早就明白了。」
「明白什么?」
「你其实是个比你自己所认为的更体贴的男人。」
听博雅如此说,这回轮到晴明沉默了。

《阴阳师•生成姬》



「你喜欢这京城吗?」
听晴明如此问,博雅闭口不言。
博雅一直默不作声,牛车咕咚、咕咚地踏着地面前进。
「到底怎样,博雅?」晴明问。
「我不知道,晴明。」
「不知道吗?」
「我只认识这京城。」博雅低声说,「晴明,其实我不清楚其他地方的其他生活方式……」
「……」
「晴明,因此你问我觉得怎样,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你。」博雅说。
「抱歉,博雅。」
「抱歉什么?」
「问了无聊问题……」
「没那回事。」博雅慌忙说,「暂且不管京城的事,晴明啊,对现在的我而言,有件事值得感谢。」
「什么事?」
「你。」
「我?」
「晴明,就是京城有你在……」
博雅用一种过于愚直木讷的言词说道。
瞬间,晴明答不上来。过一会儿,晴明说:「博雅啊。」
「什么?」
「这种事,是不能用这么直截了当的言语来形容的。」
「为什么?」
「这不是让我无法回话吗?」
「会令你伤脑筋?」
「伤脑筋。」
「活该。」博雅的声音隐含欣喜。
「你有毛病。」
「我哪里有毛病?」
「其实我也认为京城并非那么糟糕。」
「是吗?」
「因为有你在,博雅。」
「我吗……」
「嗯。只要博雅在,至少不会觉得无聊。」
博雅浮出愉快笑容望着晴明。
「怎么了?」
「没事,算了。」
「什么算了?」
「今天我不生气,晴明。我是说,也原谅你那种说话方式……」
「博雅,今天的你特别难应付……」
「是吗?」
「是的。」

《阴阳师•泷夜叉姬》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该怎么办呢……」
晴明逗弄博雅般地微笑着,伸手取起酒杯。
「总之,今晚我们就闲闲地喝酒吧。」
「喝、喝酒是无所谓……」
「我想,应该先疼爱她一番吧……」
「疼爱?」
「喔,沙罗呀,纱罗呀,你怎么会发出这么美妙的音色呢……」晴明模仿博雅的声调说。
「晴明,不要逗我。」
「我不是在逗你。我叫你疼爱他,是叫你弹她的意思。对了,博雅,今晚你就为我弹奏那把沙罗好不好……」
「唔,嗯。」
「博雅啊,其实你具有比我杰出的力量,只是你不自觉而已。不过,这正是你的优点,这才是真正的你,才是名为博雅的好汉子。正因为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才能撼动这天地,撼动我晴明的心。」
「……」
「你的乐音,比酒更能令我酣醉。」

《阴阳师•夜光杯卷》



「晴明。」
「博雅,什么事?」
「无论我何时会死,无论我是怎样死的……」
「怎么了?」
「只要想到我在这人世间跟你相遇,拥有过这样一起喝酒的夜晚,我就……」
「就怎样?」
「就活得有意义,不枉此生了。换句话说……」
「换句话说?」
「即便总有一天会死,那也是所谓的命运吧。」
「嗯。」
「这样就可以了。」
「嗯。」
「我此刻深深觉得,这世上有你真好,晴明……」
「傻子……」
「傻子?」
「博雅,这种话不能随便脱口而出……」
「为什么?」
「因为我也必须有所谓的心理准备啊……」
「是吗?」博雅浮出笑容望着晴明。
「怎么了?博雅……」
「原来你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可爱之处。」
「别逗我,博雅。」
「我没逗你呀。」
「不提这个,你来吹笛吧。我想听你吹笛。」
「嗯。」

《阴阳师•夜光杯卷》



「博雅,就算你说的没错,但要让我活下去,还必须有另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正是你,博雅。」
晴明瞄了博雅一眼,红红的嘴角浮出微笑。
「没头没脑的,你在说什么?晴明……」
博雅有点狼狈,他一口气喝干杯中的酒。
「偶尔不看看你这种表情,就算活着也会很无聊……」晴明道。
「你有病啊……」
博雅说毕,将手中还没搁下的酒杯送至唇边,正要喝时,才发现杯内已无酒。
「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
晴明说着,浅笑起来。

《阴阳师•天鼓卷》



两人低声交谈时,晴明突然「嘘」的一声,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指贴在博雅唇上。
晴明把博雅搂向自己,嘴唇靠近博雅耳边,低声细语:
「有人……」
博雅全身僵硬,默不作声,几乎在同时,笛声滑溜溜地传来。
对方开始吹笛了。
那笛声毫无预兆地响起,宛如映满四周的月光突然震动起来那般。
笛声响起的瞬间,本来在晴明怀抱中全身僵硬的博雅,逐渐放松。

《阴阳师•醍醐卷》



「我无法成为圣人,博雅……」
「你不能成圣人吗?」
「嗯,不能。对我来说,我绝对无法为了某事而舍弃自我地活在这世上。」
「为什么?」
「因为我想和你这样一起喝酒,博雅。」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博雅有些难为情地啜了酒,转头望向庭院。
蝉在它有限的性命期间,竭尽全力地叫嚣着。
「这样就好……」
晴明低语。

《阴阳师•醍醐卷》



「博雅,我啊,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喝酒,度过如此刻这般的时光……我就心满意足了。人活在这世上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事,但无论发生任何事,博雅啊,只要能拥有和你交杯换盏的时刻,我就十分满足了。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晴明一反常态的多嘴饶舌。

《阴阳师•醍醐卷》













「晴明啊,看来,我好像认为,人长岁数,似乎也不坏……」


博雅望着晴明。


「我会这么认为,换句话说,可能是我……」


博雅有点支吾。


「你怎么了?」


「可能是我觉得,因为这世上有你这个人在,然后我可以像现在这样,和你在一起聊天,一边喝酒,所以才会认为人长岁数并不坏吧,晴明……」博雅说。


「博雅啊……」晴明唤道,再往自己空掉的酒杯斟满酒。


「这种话,不能出其不意就说出口……」晴明端起酒杯,望向庭院的胡枝子。


「喂,晴明……」


博雅唇边浮出笑容。


「你,现在,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没有,我没有不好意思。」


「是吗……」


博雅笑意更深。


「原来你也会有这种表情。」


博雅往自己的酒杯斟酒。




《阴阳师•醉月卷》








「真美⋯⋯」


晴明低语,将停在半空的酒杯贴上红唇,一口喝光。


「美?」


「嗯。」


「什么东西美?」


「你现在说的话。」


「我说的话?」


「我是说,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中的思想以及感情真美。看来,真实潜藏在美丽的事物中……」



《阴阳师•苍猴卷》 








此时,晴明取起笔,再于怀中掏出的纸条上,不知在写些什么。


「晴明,你在做什么?」博雅问。


「写纸钱。」晴明一边动手一边答。


不知何时起,晴明对博雅的遣词用句又恢复为平日的语气。



《阴阳师•苍猴卷》 








「晴、晴明……」


博雅奔向晴明。


晴明默默无言地望着青蛇消失踪影的方向。


「唔……」


女人发出呻吟,回过神来,站起身。


「噢……」


正则见状,奔向女人。


尽管如此,晴明依旧默默无言。


「晴明……」


博雅体贴地伸手搁在晴明肩上。


「博雅啊,这种结果,好吗……」晴明低微冒出一句。


「那当然……」博雅说。


「你不是说过,即使施予咒术,也无法操纵大自然的一切吗?」


「是啊……」


「那也是大自然的形式之一吧……」博雅道。


「博雅啊……」


晴明望向博雅。


「你,真是个好汉子……」晴明悄声地如此说。



《阴阳师•苍猴卷》 








「啊,我真想配合这月光吹笛……」博雅叹出一口气地说。


「你吹吧,博雅……」晴明道。


「可以吹吗?我本来认为笛声会妨碍我们赏月……」


「你的笛声怎么可能会妨碍到任何事。只要你吹起笛子,大概连坐镇唐国、天竺的众神,都会群聚于眼前的月光中,各自心花怒放地跳起舞来。即便无形之物,甚至虚空和月光,肯定也会化为有形之物,一起群舞……」


「晴明,这不像平时的你,你现在说的话,好像在朗诵诗……」博雅一面取出叶二,一面说。


「呵呵。」


晴明的红唇浮出笑容。


博雅将叶二贴在嘴上。


吹起。


叶二滑出响声的那瞬间——


庭院景象为之一变。


月光开始高低起伏。


秋霜一粒一粒各自闪烁发光,为博雅的笛声而欢腾、而致贺,配合笛声地颤动和鸣起来。


「噢……」晴明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博雅的笛声嘹亮地响彻四周。




《阴阳师•苍猴卷》 














 









评论

热度(266)

  1. 火星奶酪ゆめな 转载了此文字
    击中心脏